第二百五十章:恶其余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夜烬天下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夜烬天下由笔趣阁小说网(m.shuyue888.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朱厌回到第二道内门,看见明姝公主伏在云秋水的膝上,正在酣睡,他冷眼扫过这莫名其妙温馨的一幕,打心底发出一声讥讽。
    原以为曾在飞垣留下惊艳传闻的昆仑女剑仙云秋水有多么特别,如今终于得见,也不过只是一个平凡的妇人,在这种自身难保的节骨眼上,她竟然还有闲情逸致去关心一个失宠公主的死活,难道她真是当里面的天尊帝好说话,会被三言两语说服,对自己皇妹额外开恩?
    而再看紧守在两人身边的慕西昭,朱厌更是感觉心中一阵无名的反感,这个家伙和自己一样是从缚王水狱里爬出来的人,也是在高成川手下挣扎求生后不惜一切代价选择背叛的人,他们的经历如此相似,可自己偏偏对这个人异常排斥,尤其是当他换上那身刺目的银黑色军装之后,这种排斥愈发严重,几乎已经成为厌恶。
    他们同为新帝身边的新起之秀,同时受到来自各方势力的关注,若是按照眼下的局势来看,自己比慕西昭更得天尊帝信任,也让帝都那群鼻子比狗都灵的大臣们一早就选择了站队,这个慕西昭,明明知道现在的军阁就是个烫手的山芋,连陪都洛城的城主都千方百计把自己唯一的儿子暮云找借口调离出去,偏偏他还主动要求加入军阁,这般死脑筋的性子,高成川到底是怎么看上他的?
    朱厌从鼻腔发出一声冷哼,按照年龄来算,他比慕西昭年长不少,不过因为是异族人,所以外表上并不是很明显,早在高成川第一次把这个人捡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奉命调查过他的身世,真的就只是个无依无靠的荒地贱民罢了,也不知道哪一点引起了高成川的兴趣,被带到帝都城精心培养,试图让他接掌军阁。
    那时候的萧凌云已经是军阁之主,但由于天征府本来就是个人丁稀少的家族,次子萧千夜还跑到中原求学去了,长子萧奕白又总是对官位一副漠不经心的样子,高成川借机在暗中为慕西昭声势,就连先帝都对这个人都是赞许有加,加上之后天征府被人离奇灭门,所有人都觉得军阁的位置会理所当然的落入高成川手中,谁料偏偏在这种时候,萧千夜从中原回来了,并且迅速得到皇太子的青睐,几乎是力排众议,以一己之力将军阁主的位置拱手相赠!
    政权的斗争就是这么扑朔迷离,而斗争下的失败者,注定遭到抛弃。
    那是从高空摔入尘埃,摔得粉身碎骨,原以为他不可能再有机会从缚王水狱那样的人间地狱里爬出来,偏偏这家伙自己的身体争气,意外成为高成川“融魂”的宿主,从那时候起他就在暗中默默注意着这个人,明明是个被利用到快要失去自我的人,竟还傻乎乎的继续为高成川卖力,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一心效忠的高总督,是个真真正正的恶魔。
    朱厌微微眯眼,情不自禁的抬手用力按住自己额头,他不明白为何此时想起慕西昭的过去会让他的心底掀起剧烈的涟漪,久久无法平复。
    慕西昭是在最后一次任务中忽然背叛,如果说自己背叛之后选择的人是当今的天尊帝,那么慕西昭选择的人就是曾经的军阁主,当他再次从彻底塌陷的缚王水狱中走出来,双目失明,双耳失聪,是被萧千夜以特殊的剑术封十直接封印了视觉和听觉。
    朱厌虽然只是停顿了短短一瞬,但想起这些沉痛的过往,恍然感觉时间好似过去了很久,云秋水也抬起头望向他,发现他眼睛上的伤口又开始缓缓渗出鲜血,但他却好像完全察觉不到,微微失神的不知在想些什么事情,她低声脱口提醒了一句:“先生脸色不好,眼上的伤还是尽快治吧。”
    “呵……”被她的一句话唤醒,朱厌瞬间就恢复了笑吟吟的姿态,左眼眼角的余光缓缓从云秋水面上扫过,这样的关心之词非但没有让他感觉到任何温柔,反而心底一阵苦闷,仿佛被一只手狠狠绞着的心,压低声音回道,“这是陛下以日冕之剑亲手击碎的眼睛,只怕整个飞垣无人敢出手为我疗伤……”
    云秋水意外的看着他,感觉到对方身上那种压抑像一潭死水,她的目光从朱厌鲜血淋漓的眼睛扫过,忧然垂眸:“先生若是不介意,我倒是会一些止血之术,或许可以帮您。”
    朱厌听闻这话,心口剧烈一缩,却依然只有冷漠,不屑道:“夫人好心朱厌心领了,只不过眼下陛下让我去军械库取钥匙,就不浪费时间止血治伤了。”
    他一边礼貌的对云秋水鞠躬,一边已经悄然无声的推开门准备走出去,云秋水自知不能耽误他,只得暗自叹息,低下头用手轻轻缓缓的抚摸着明姝公主的头发,感慨着这帝都城内的每个人都活的举步维艰,在光鲜亮丽的外面之下,到底还隐藏着多少无奈和心酸?起舞中文
    “云夫人。”朱厌在踏出去的之前突然顿步,他本就阴柔的脸颊在鲜血的映衬下显出一种苍白的娇美,真的好似传闻里风华绝代的帝都男宠,一瞬间看的云秋水双目迷离,朱厌的嘴角微微上扬,语气里带着三分调侃一分认真,低声道,“我若是告诉您,其实我对您的女儿云潇非常的有兴趣,云夫人会如何?”
    云秋水呆了一瞬,完全看不出这个人此时说这句话到底有什么意图,但是这番直接明了的说辞,顿时就让她有莫名的忧愁盘旋心间,于是含糊其辞的回答道:“不知先生指的是哪一方面?若是男女之情,潇儿自幼喜欢千夜,怕是没人能分得开了,若是别的意思……她这个孩子,做朋友的话应该会让先生喜欢吧。”
    朱厌不觉含笑,眼里的光流转出独特的色泽,隐约有幽怨之色,看的云秋水触目惊心,淡道:“我曾经将自己所有的生机寄托在另一个灵凤族女人的身上,可惜最终她也没有给与我任何的回应,她没有伤害过我一丝一毫,却成为了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可偏偏我是个异族人,我骨血里的本能让我对灵凤之息产生敬畏,云夫人,我真的太难受了,我两次和云潇过手,我的本能阻止我伤害她,可越是如此,我就越想毁了她。”
    云秋水不敢轻易接话,只见朱厌撇嘴冷笑:“云夫人是不是觉得我脑子有毛病?冤有头债有主,既然当初不肯出手的人是凤姬,我应该去找她算账,怎么也不该拿云潇出气是不?”
    云秋水欲言又止,这样的话看似有理,但只要稍微了解过“凤姬”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她是这个大陆上接近“神”的人物,若非当年护住飞垣坠天落海之时耗费太多灵凤之息,恐怕就是上天界亲自来也要礼让三分,果然朱厌轻哼一声,笑得意味深长:“众所周知,柿子也要挑软的捏,谁让您的女儿……太好欺负了呢?”
    他呵呵低笑,然后不再多言离开封心台,云秋水看着这个的背影,只觉背脊爬上一股恶寒,让她全身战栗,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
    慕西昭是一直在旁静听,此时察觉到云秋水微妙的情绪波动,连忙上前一步安慰道:“夫人,您别和他一般见识。”
    云秋水深吸了一口气,赶紧低下头掩饰自己脸上压抑不住的恐慌,她颤抖的手不敢再抚摸明姝的头发,生怕自己控制不好力道会直接吵醒难得睡沉的五公主,可是她的心底已经刮起狂风巨浪根本无法平静下来,潇儿如果被那样心思扭曲的人盯上,他一定会在未来的某一天逮住一切机会,将所有的怨恨不顾一切的发泄在女儿身上!
    人都说爱屋及乌,但恶其余胥,也是本能。
    朱厌大步走出封心台,湖上的冷风飕飕作响,眼上的疼痛也被这种寒冷缓解,朱厌弯下腰撩起湖水擦了擦脸上的血渍,带着月神之力净化过的湖水尤其清净,让他顿时清醒了不少。
    即使是受到这样的惩罚,朱厌的心底仍是说不出来的痛快,他确实是对天尊帝提起过要去军械库取一些械具好带回云潇,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那种颈环是尚在研制中、根本没有投入使用过的东西?他对天尊帝隐瞒了最重要的东西,甚至没有坦白告诉他自己是避开了军械库的登记,偷偷带出了那个颈环。
    朱厌咧嘴笑开,不知道在开心些什么,那个颈环,其实根本没有打开的钥匙,本就是废弃的东西,谁会浪费时间去给它制作钥匙呢?
    他在默默思考着一会要怎么和天尊帝解释,负责械具的人其实就是风家三娘,以她眼下和萧阁主的关系,料想那个女人也不敢承认是自己失职才被他带出了那种东西,那就只能上报钥匙丢失或是损毁,然后拖延时间另行制作。
    朱厌莫名回头望了一眼紧闭的封心台,脸色倏地一变,有几分期待——都说萧阁主和上天界有关系,那么以上天界之力,取下区区一个易爆的颈环,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他一边这么打算着,一边大跳回到了画舫上,命令船上的士兵调转方向回到另一端的岸边。

笔趣阁小说网(m.shuyue888.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夜烬天下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shuyue888.com

笔趣阁小说网(笔趣阁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http://www.shuyue888.com/ 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 《夜烬天下》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夜烬天下也喜欢看